朔间家的女人绝不低头

回来啦!!!清了圈主页 以后大概主es 但是Toruka还会再写..吧!!!笔芯♡♡♡♡♡

letter song 下

letter song 下
————————♡————————

意大利的夜晚并不像白天那样美好。天空没有预想的湛蓝,也没有电影中的满天繁星,有的反倒是丝丝的凉意和无尽的寂静。
——Toru就是被冻醒的。

两个人选了整座城市最偏僻的家庭旅馆,却住进了屋顶最豪华的套房。  在Toru心里,Taka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他想让Taka在海风淡淡的咸味儿中醒来,想让这个人推开窗户就能以最棒的角度看到大海,任凭海风吹散发丝。他希望Taka能为此忘掉那些恼人的工作,忘记他们的身份,仅仅和自己作为一对情侣存在于此。因此Toru拖了很多关系,花了很多时间才找到这个地方,但是Toru唯独忘记了,意大利在北半球,1月,北半球的冬天。

透过床头的电子表勉强可以拼凑出2:13的字样。Toru迷迷糊糊地盯着看了一会儿,按耐着即将脱口的脏字,把还在和被子努力抗争的小泰迪一把拽进怀里。大概因为本就是个有活力的人吧,Taka身上暖暖的,刚好能充当Toru的热源,瘦瘦小小的身板虽然没什么肉,但抱起来像个等身抱枕也挺舒服。于是Toru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些,嗅着人发间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Taka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片漆黑的深海和不断坠向海底的自己,唯一的光源就是那些长相丑陋的深海鱼。他不能开口求救,甚至无法呼吸,只要张开嘴海水就会叫嚣着涌入口中。     ...嗯。于是Taka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勒着自己的家伙掀到一边,顺带给了这个睡死的一个白眼才舍得去卫生间洗漱。

不过不得不说Taka还是挺开心的,毕竟是难得的旅行,又是和喜欢的人一起。甚至有一瞬间变得像要去春游的小学生一样手足无措。   对着镜子理着一头灿烂的金发,然后又自暴自弃地弄乱,反复了几次干脆破罐子破摔放弃了这个孩子气的举动,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强忍着笑意的人。

“我们家主唱什么时候这么注意形象了?”
Taka自然是被这么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吓得一颤,下意识地冲着镜子朝身后的人比了个中指。

“你自己不也是睡得七荤八素从一个池面变成大叔了吗?”

“...我说小公主你就不能体会一下一个车夫的辛劳吗?”Toru从背后环上小个子的腰,微俯下身子,下巴搭在人肩头,撒娇似的朝眼前小巧的耳朵吹着热气,继而又满足地看着它连带着面颊一起变得绯红“再说你又在闹什么别扭呢?还是说...我太久没碰你,欲求不满?”

对于Toru的烟嗓Taka一向没什么抵抗力。只要抬起眸子就能对上镜子里自己那张不争气的脸,无奈下巴又被人恶趣味的抬起,只好咬牙切齿地在镜子里瞪着这个行走的荷尔蒙,重重地踩了下他的脚。
“到底是谁欲求不满啊?昨晚也不知道梦见哪家的小姑娘了,搂我搂的那么紧?”

“..哈?”

“别装蒜了,你可是差点就要谋杀亲夫了。”故作镇定地转了一圈靠着洗手台,审问犯人似的抱着手臂,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褪下,配上卫生间高强度的照明
,白嫩的脸蛋儿活脱脱就是精品店橱窗里价格不菲的骨瓷娃娃。当然同样的,Toru对于这个对自身魅力毫不知情的行走催♡情剂更没什么抵抗力,好了伤疤忘了疼,直接凑上去对上人的脸蛋就是一口。不过收获的自然是对方一脸的嫌弃再加一个巨大的白眼。Toru倒也不恼不愠,反是莫名的开心...就好像被远方的某个抖M上身了一样。果然坠入爱河的人都会变成白痴吗。
“我那就是怕你睡觉太不老实,把旅馆的床折腾坏了多不划算?”

“...那还真是谢谢了,今晚就分房睡吧,省得麻烦辛劳的老车夫了?”

“...?!!!”
旋律组的清da晨qing战ma争qiao,Toru,完败。
                                   ♡
潦草的解决了早餐,两个人又开始了第二天的路程,说实话Taka现在非常不爽。身边的这个祖宗不知道从哪儿把两套压箱底的正装翻了出来,早知道无论多么重要的发布会他们都没人穿过这玩意儿,再看看Toru领口被自己绑的皱皱巴巴的温莎结,Taka一时强迫症发作简直想从车上跳下去,而Toru对此却十分满意的样子,也不告诉自己今天的目的地。是什么把这个男人变得这么闷骚,小主唱忽然就有了一股回家补觉的冲动。
车里的广播播报着拗口语言歌颂的古老歌谣,当然这两个人都听不懂,Taka也不明白Toru为什么要装这个逼,明明就是不可能融入他们曲子的元素,却非要放放放也不调台。揉着发涨的太阳穴,Taka把身边这个男人用一千种酷刑都带入了一遍,无聊地在车窗的哈气上圈圈画画。

一路无言。Taka永远也猜不透身边这个男人在想什么,虽然表面上呆呆楞楞的,但有的时候做起事却真像条老狐狸。当然这一面Taka是见的最多的,这也就是为什么Toru把Taka哄上了他的贼船,并且立刻割断了垂着船锚的绳子,让Taka没有退路。不过Taka在这条贼船上呆的倒也乐呵,大概是从来就没有过下船的打算。

渐渐的视野里似乎多了点儿颜色,大片的薄雪中钻出了星星点点的绿,以及伴随着海水冲刷着海岸的涛声,一大片蓝色映入眼底。看着自家主唱惬意地伸着懒腰,Toru的唇角也染上了笑意,墨镜往上一搂,刘海也跟着捋了上去。停车挂档一气呵成,然后屁颠屁颠地去帮Taka拉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不过并不领情的某只第一反应是服务生,再看看Toru骚气的背头,Taka倒又觉得像极了牛郎店的TOP。
车停在一栋宏伟的欧式建筑门口,纯白的墙体,屋顶的钟和十字架,无一不透露着庄严而神圣的气氛。不过Taka倒是又别扭起来了,极不情愿地搭上Toru的手,任对方拉着自己踏上红毯。
“你有病吧?来这种地方干嘛。”
“来带你学习一下婚礼现场啊?”
“....神经病。”

两个人顺着教堂侧面的小门溜了进去,婚礼显然已经进行了一半,也不好再找位置坐下,再加上本就是两个公众人物,为了不扰乱婚礼的秩序,索性就站在了不起眼的墙角。
阳光透过楼顶彩色的琉璃窗稀稀落落地洒进来,在新娘洁白的头纱上打出一片七彩的光晕,她捧着花束从红毯的一端走向她最爱的男人,他们的脸上都是难以抑制的喜悦甚至挂着盈盈的泪水。无论过去是娇惯的小姐还是沐浴着书香的才女,从这一刻起过去的一切她都将要放下,她将任劳任怨的成为他的妻子,不久的将来说不定还要成为某个孩子的母亲。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走向了自己的新郎,甘愿把自己的青春和未来都献给他。于是她牵起他的手重新看向眼前的神父。眼底的决绝,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Taka显然已经看愣了,他不得不重新打量起身边的男人,一瞬间竟有些恍惚。

『我有没有放下一切陪伴这个男人一生的觉悟呢?』
他开始重新审视Toru在自己心里的位置,接着他发现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并不可靠的利达,到信赖的队友,再到白痴恋人,到了现在已经占据了心头最重要的位置。就像家人一样。
Taka知道他们的Band正一步步走向辉煌,当然也明白他和Toru的路将走的多么艰辛。他们的关系终究见不得光,而Toru又生在那样一个家庭,也许Toru的家人将来会给他安排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儿也说不定。我现在选择的道路真的正确吗?我会不会成为Toru..甚至是OOR的累赘呢。
像是感受到黏着在自己身上的视线,Toru偏偏头就撞上了一双圆溜溜的小鹿眼睛,但是在这双眼底,他却看到了一反往常的不安和迷茫。Toru虽然弧长但智商还是在线的,凭着多年的默契他轻而易举的就猜得到身边这人的想法。于是他重新握紧了Taka的手,另一只手上去揉了把人柔软的发丝。
“别乱想。前面的路多难都有我陪你,只要OOR的四个人在一起,就算是一群笨蛋,也没有过不去的坎。”

“...白痴利达变成情话boy,是早上吃坏什么了吗?”
Toru知道Taka吐槽役的性格多半是自己惯的,但Toru就喜欢这样,某妻奴表示媳妇儿就是用来宠的,所以Taka说什么他都觉得像听小曲儿一样舒心。不过这位S利达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向M转型了。啊,虽说只有在老婆面前M。所以Taka大概就是唯一一个能动Toru钱包,还掏的这位利达十分乐呵的人。

婚礼还在继续。神父的面前摆着一本厚重的书籍,而他身后巨大的十字架正见证着礼堂里发生的一切。神父扶了扶脸上笨重的眼镜继而清了清嗓子,整个礼堂顿时鸦雀无声,就连平时吵闹的小孩子也识相地闭上了嘴,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等待着这对新人的誓言,期盼着神明给他们祝福。   相扣的掌心传递着彼此的心跳,Toruka也莫名的紧张起来。两个人都虔诚的看着神父以及他身后的十字架,希望上帝也看得到他们,希望上帝毫不吝啬地把祝福也分给他们。
“这位女士,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疾病还是安康,你都愿意与身边的这位男士携手,相伴一生吗?”
“我愿意”

“我愿意”
几乎是同时响起的两句话让Toru不可置信地看向身边的人,他听了十年的声音就在刚才拼凑出了他原本以为只会在梦中听到的音调。看着小傲娇涨红的耳尖和毫无保留的笑容,Toru觉得自己几乎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这位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身边这位女士为妻,从此爱她尊重她,不离不弃忠诚一生,不离不弃,永远支持她,爱护她,与她同甘共苦”
“我愿意”

“我愿意。”
礼堂的掌声从稀稀拉拉到如雷贯耳,家属席甚至还夹杂着喜极而泣的啜泣声。而这一切似乎都与Toruka毫无关联,他们只是对视着,微笑着,如同神父身旁的那对新婚夫妇。   不知是谁敲响了钟楼上的古钟,绕梁的钟声大概就是神明送给这两对恋人最好的祝福。
不过这份宁静的幸福似乎并没有维持多久,伴随着一阵花朵的清香,Taka被什么东西砸了个正着。懵逼地看着怀里的白玫瑰花束,又看了看两手空空笑着朝 他们招手的新娘和骚动的人群,被恋爱冲昏了头脑的小泰迪立刻当机,任着Toru牵着自己的手从后门逃了出去。

垃圾体力的两个人自然是没跑多远,不过被Toru拉着跑的Taka却莫名的开心。看着Toru的背影一路上一直不知道在傻笑什么,好在身为主唱有良好的肺活量撑着,不然半路早就要岔气了。
等确认了没有人跟上来,Taka才有闲心打量起周边的环境。依这手比,教堂一看就是有钱人家修的,面朝大海而背后就是一片原始森林。两个人正处在森林的一条小溪旁,大概是因为靠海再加上高大的教堂阻挡了海风,这里仿佛已经提前迎来了春天,绿色随处可见,透彻的溪水冲刷着鹅卵石上一层薄薄的青苔。
不出意料的被揽在怀里,然后是意料之内的接吻。每一次唇齿相依Taka都能尝到那人嘴里淡淡的烟草味儿。其实Taka很讨厌烟草,但什么东西放在这个男人身上却都意外的喜欢。不知不觉的喜欢上这个男人的一切。不知不觉的坠入爱河。

不过再怎么深爱人的秉性是不会变的。余光瞄着身侧的溪水,然后趁着Toru放松戒备,猛的一推。   原打算站在一旁看笑话,怎料那人将自己搂的太紧,Taka也被连带着拖进水里。白玫瑰的花瓣四散开来顺着流水漂走,还有一些被风拖托起,远远的吹到远方去了。没有人知道这些花瓣将去往哪里,但它们一定会带着幸福,祝福每一对与它们相遇的恋人。
“你都干了些什么啊Toru?!!!”
“...怪我?!!!!”

                                 ♡
整个人缩在厚实的毛毯里,手里捧着自家利达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热奶茶,整个人都被车上的暖风熏的昏昏欲睡,嗅着身边男人身上独有的香味儿索性不再和倦意抵抗,安心地盍上了双眼。

呐,神明大人。
我的声音能传达给你吗?
我只是OOR的一个不中用的主唱,
一直以来都被这几个温暖的人照顾着。
我知道这次短暂的休假结束后,
我们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我们还要巡演,要做专辑,
还有很多很多的工作。
我知道在表面的风光下,
我们将承受普通人无法忍耐的压力。
尤其是我身边这位年轻的利达。
为了我们,为了这个Band,
这个人付出了太多太多。
所以哪怕一点点也好,
神明大人,
请把这个男人所背负的东西分给我吧。
我已经不再是当初躲在他背后的小主唱,
我已经变得强大,变得能够和他并肩,
他的一切,
我都从心底里愿意和他一起承担。

有些话自然是不能当面讲给他听,
但神明大人,
....
我似乎比我想象中的更爱他。
我喜欢他弹吉他时认真的样子,音符从他的指尖下迸溅,他和他的曲子是我们最重要的珍宝。
我喜欢他着急时溜出来的关西腔,啰里啰嗦的尾缀和软绵绵的语调都显得他格外可爱。
我甚至喜欢他的脸,他的身体,他的声音。
喜欢和他拌嘴,喜欢和他欺负Ryota和Tomoya。
....
我是如此深沉的喜欢他,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不过,这大概就是爱了吧。

我不知道我究竟能陪伴他多久,
但我至少希望自己能成为他可以依靠的存在。
我可以每天早上给他热一杯牛奶,
我愿意每天为他做丰富的菜肴,
我愿意总是陪他作曲,陪他录音,
我愿意一直这样在他身边,直到他不再需要我,甚至是厌倦我为止。

光是这个男人对我的救赎我就难以回报,更何况我爱他。
我不知道他究竟喜欢我什么,又究竟能喜欢我多久,
所以神明大人,
请让我再多陪陪这个男人,
请让我再为他分担一些,
只要是为了他,付出一切我都在所不惜。
请祝福他,请祝福我们吧。

letter song

––––打字慢而迟来的圣诞贺x.
––––亲妈向傻白甜
––––第一次写文 白开水文风x.
––––toruka和节奏组都是已交往设定
––––里面的时间点都不是真的别带入三次也别抓着这个吐槽啦?!!!!!
––––BUG非常多!!!!!
––––以上。
––––Are you ready?
––––––––♡––––––––––

有时候Toru想就这样一直带着Taka逃走,逃到一个任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陌生的景色从窗边溜走,古老的宫殿,黄褐色的大地,金发碧眼的美人,不时还有成群的鸽子在低空盘旋又贴着窗子呼啸而过。    但景色再美,却也早已入不了Toru的眼。

越野车的空间被行李占据的满满的。透过后视镜就能看到一大一小琴首相依的两把吉他,红杉木做的情侣款,凑近了就闻得到一股淡淡的古木香味儿,两个贴满了贴纸的花哨箱子整齐的摞在一旁,条理的让人根本臆想不到车里坐着的是两个男人。   而让Toru最有幸福感的莫过于副驾驶上专注刷着推特的小卷毛。前几天还在live上备受瞩目的小家伙现在就只是他一个人的,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坐在他身边,时不时发出可爱的笑声。

其实Toru真的非常累,将近一个月的巡演几乎耗尽了一个死宅所有的力气,即使有两天短暂的休息也没能让发涨的头脑变得清醒。几乎是习惯性的从烟盒叼出香烟,但手指刚碰到点火器就又懊恼的放下了——他曾经说过的,无论是为了Taka的身体还是嗓子,都不会让他吸到一口二手烟。于是只好把烟别到耳后,试图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路面上。          当然,Toru这几个小动作都被Taka看在眼里,手机屏幕不知何时早已黯淡下去,iphone 5c白色的后盖和人的肤色显得极为相称,刚剃过胡子的脸白净的就像个高中生,可爱到犯规。

“Toru?要不换我来吧。”

Taka一句话就把Toru吓得清醒不少。小卷毛特技演员一样的车技他还是记得的,Band刚成立那几年吧,Taka第一个考取了驾照非要拉着大家去山里兜风...。嗯,事后的Tomoya和Ryota都吓得不轻,Toru则是当机立断就考了驾照。虽然不得不说这几年技术有了点进步...但是这种土路是绝对不行的吧。

“如果你想让‘OOR的利达和主唱在度假期间因车祸惨死路边’这样的新闻成为明天的报纸头条,我倒是不介意你试一试。” 余光观察着Taka的反应,看到他赌气似的重新摆弄起手机,Toru才不紧不慢的打开转向灯准备调头。

    ...不小心开过头了啊。

––––––––♡♡–––––––––
Taka不喜欢吵闹的地方。

Taka的每一个小习惯Toru都知道,所以他总是能帮Taka把洗澡水调到最能令他满意的温度;总是能在Taka疲惫时第一时间给他泡一杯润喉茶;甚至作曲的时候也总能立刻明白Taka的意思,在弦上奏出那人想要的旋律。
                所以Toru选择了这里。

没有大都市的喧嚣,也没有大海的波澜,贯穿了整座城市的小河静静地蜿蜒着。河道较宽的地方泊着几艘小船,几个带着明显欧洲特征的船夫坐在上面畅快的讨论着什么,爽朗的笑声夹杂着听不懂的语言回荡在空旷的废墟之间,冬日的暖阳像是把他们嵌在了这里,而这片古迹也仿佛本就是他们应当存在的地方。
摆脱了口罩和墨镜的束缚,小个子显得格外活跃,径自走在Toru前面,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子。          Toru一边庆幸着自己的选址,一边调了调吉他的背带跟上去。两个人走的很静,一路上能听到的只有Taka的轻声哼唱和靴子踩平薄雪的声音,没有人打破这份宁静,这大概就是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没有几年前的吵闹,日益成熟的两个人学会了在安静中感受彼此,这是这两个人建立在乐队之上更深的羁绊。

出乎意料的没有遇到语言的障碍,Taka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和船夫谈好了价格。以至于Toru上船之后还保持着云里雾里的状态,一方面是惊叹Taka的英语水平,另一方面...这大概是他和Taka第一次正式约会。毕竟以往OOR的四个人都是在一起的,Taka平时自然也是跟着节奏组嘻嘻哈哈,恰到好处地隐藏着真实的自己和心底的想法。   看着Taka透亮的眸子,Toru已经开始享受这个午后了。

“喂,Toru。看的那么痴汉却没有听我讲话吗?”
原本坐在对面的人忽然跑到身边,引起了小船一阵轻微的晃动。好在Taka不重,Toru抬起手刚好能扶稳他的腰帮他坐好,Taka一脸气呼呼的样子逗得Toru有点想笑,而没等Toru再多看两眼就被一块白色不明物体糊住了视线。当Toru终于看清Taka手机里的内容,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了。

“Ryota和Tomoya约会你生什么气啊?”
“Toru你真的有仔细看图吗?!这两个人是去吃小吃了啊!!!!!”

然后Toru就看着小卷毛一张一张的放大图片给他看,孩子气的反应让Toru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干脆就一直盯着对方好看的侧脸。

“没关系,反正我们家主唱做的饭才是最好吃的吧?”
“噫..真恶心。Toru你是笨蛋吗”
“彼此彼此。”

瞅着Taka极力伪装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又看看人泛红的耳尖。Toru第N+1次觉得能遇到Taka真是太好了,于是秉着摇滚人的率直秉性,干脆地把想法付诸实践揉了把Taka的卷毛。
“Toru!!!!!我的发型?!!!!!”
“有什么关系,反正又没有人看你。再说你当年寸头我不也都没嫌弃吗?”
....
“..想试试冬泳吗?Toru”
“只有这个请允许我郑重拒绝。”

小船在河面上安静地行驶着,尖状的船头在水面破开一圈圈涟漪。古城的午后像是被什么守护起来,没有任何声响,却总让人觉得能听见些什么。河的两岸都是些宏伟的欧式建筑亦或是废墟,起初看确实能感受到一股别样的美感,但看多了也渐渐的就有些审美疲劳了。   疯累了的Taka靠在Toru肩上昏昏欲睡,拉高的围巾几乎要遮住半张脸。 明明是非常重要的约会,Taka却穿的非常微妙。黑色的皮夹克,紧身牛仔裤,如果只看这两样恐怕利达都要感慨这个人迟来的身为摇滚人的自觉了。但是脖子上坠着白色绒球的浅色围巾和雪地靴却让人无法忽视...虽然这位利达觉得这样也很可爱就是了。

指尖轻扫过琴弦,悦耳的音符从Toru指尖迸发出来。Toru也不知道自己想弹什么,只是忽然有感而发,时隔这么久他们也是时候创作新曲了。小泰迪似乎是睡着了,Toru能感受到肩上那人平稳的呼吸,索性对着透澈的河水独自弹奏着。也许是因为空气太湿太重了吧,吉他的声音不像往日那样清脆,反倒多了些醇厚的韵味。追随着琴声,Toru开始回忆OOR的这十年,开过的每一场巡演,出过的每一张专辑,大家一起看过的Live,还有不时的争吵...仿佛一切都才刚刚开始,他们也还只是当初那几个天真的高中生,还是约好了一起去纽约的那个年纪。他还记得身边这个人当初的怯懦和依赖,如今却已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主唱。   啊,还有那个时候。Dreamer刚火起来的时候。那么多人评论说是渣曲,那么多人说OOR伪摇,甚至把矛头直指Taka。Taka的家庭,Taka的经历,什么都被完全曝光在空气中。那么多人指责Taka仗着自己是星二代,曾经当过偶像什么的...事情是怎么结束的Toru已经记不清了,记忆里只剩下那个爱哭鬼泛红的眼眶和带着哭腔的柔软嗓音。
“我们还得再努力啊!!”
...似乎也就是在这之后大家越来越宠着Taka了吧,直接惯成了OOR的小公主。

慢慢的被回忆湮没,Toru忽然发现,痛苦的事也好,快乐的事也好,故事的主人公总是乐队的大家。而Taka则是这无数回忆中最璀璨的部分。

不知何时吉他的独奏插入了甜美的嗓音。明显还没睡醒的嗓音和木吉他的声音十分相称,软软的又隐约带着些轻快,小心地跟着Toru的节奏轻声哼唱着。世界又归于寂静,唯独一对情侣的音乐萦绕在这片古老的土地。船夫也在安静的聆听,不时捋捋胡子,唇边的笑意不知赞赏的究竟是这两人的音乐,还是这两人的羁绊。
天空开始下起清雪,剔透的雪花粘在Taka的睫毛上,落在Toru的琴弦上。但两人的音乐却并没有因此截止的意思。

“Taka,Merry Christmas”

最后的最后,Toru停止了弹奏,在船夫质朴的笑声中吻上了Taka的唇,而他们的头顶就是叹息桥,据说在桥下接吻的情侣都会得到神明的庇佑,不离不弃。

                                              ——END。